技术与产品
首页 > 技术与产品 > 先进技术先进技术
世界现代养猪生产展望
发布日期:2019/3/5   浏览次数:3027
Global Perspectives on Modern Swine Mike Ellis 博 士 著 吉林农业大学 秦贵信 译



本世纪最后十年将是令人难忘的,因为世界将在众多方面有着显著的发展,养猪业的变化将尤为巨大。养猪生产现已从单个国家或地区经营形式变成了真正的国际联营形式。猪的遗传、营养和药品等部门正逐渐被为数较少的大型跨国公司和集团所控制。养猪业本身的生产结构随着一些大型公司的出现也正在发生着迅速的变化。许多这类大公司,尤其是一些饲料和屠宰行业的公司,已与其它领域的一些公司紧紧地系在一起。

随着多点式生产实践的发展以及猪的遗传、营养、繁殖和猪舍设施设计方面的重要进展,养猪生产技术也正在进行着某种程度的革新。并且,技术发展的速度异常迅猛。生产者和管理者面临着新思想和新选择的挑战,他们必须不断地对这些新思想进行评价并作出合适的选择而将其应用到他们的企业中去。

无疑,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作为养猪业迅速发展的一个时期将令人难以忘怀。然而,当人们步入2000年后,养猪生产的地位变化和技术发展甚至会更加迅速。对养猪生产者的挑战是要“驾驭这种变化”以抓住机遇,并使由此而带来的风险降至最低水平。生产者对这种多变情况作出反应的能力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他们未来的竞争力和发展前景。本章是为本书谱写一个背景和前言,并对全世界养猪生产的历史性发展进行讨论,对养猪生产成功和获益所需的资源和基础条件进行总结。

市场地位

对猪的需求量将取决于对猪肉和猪肉产品的消费量。后者与人口数量和人均消费水平是一种函数关系。本章将对一些引进国家人口数量和消费水平现状的当今统计材料以及未来发展的预测加以概述。

各国之间猪肉和猪肉产品消费水平的差异巨大,某些因宗教信仰而限制吃猪肉的国家中消费水平为零,而德国的年人均猪肉消费量达48千克。在很多国家,猪肉都是最主要的肉食。例如,在欧洲各国之间尽管有一定差异,但大约占肉类总消费量的半数是猪肉,一些国家人均猪肉消费水平列于表1.1。在所谓的发达世界(主要是西欧和北美),消费水平相对稳定,而在中国等一些国家的消费水平正在急剧上升。这种上升是由于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肉类需求量增加而导致的。世界上近几年猪肉消费量急剧下降的地区是东欧,尤其是前苏联。这种变化反映了向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出现的供应问题。

1.1  一些国家人均猪肉消费量(千克//)

 

1991

1995

变化  (%)

加拿大

32.4 

33.0 

2

 

 

29.4 

30.7 

4

 

 西

7.3 

8.5 

16

 

欧共体

39.6 

40.8 

3

 

 

48.5 

46.8 

-4

 

俄联邦

24.6 

15.4 

37

 

 

21.1 

29.3   

39

 

在大约近50年间世界人口一直在猛增。按预测,在未来50年内世界人口将翻一番(1.2)。人口的增长加上猪肉消费率的增长意味着猪肉的需求在今后十年或更长的时间内将持续增加。很难预测猪饲养量的精确增长值,因为它受到许多供求因素的影响,包括谷物和各种油籽饼粕是否可以被用于养猪生产使猪肉的成本与其它肉类和其它蛋白质源有竞争力。然而,中国的人口增长和对猪肉需求的潜在影响可以作为估计世界猪生产量增加潜力的一个根据。如果我们假设中国有10亿人口,估计每年人均猪肉消费量增加1千克(按胴体重计),平均胴体重按70千克算,那么每年必须增加1700万头猪才能满足这种增长需要。换句话说,在中国每人增加1千克的猪肉消费量就需要整个英国的养猪业来供应才能满足,或者说这个数量大致相当于目前整个南美洲养猪生产量的一半。令人注目的是自1991年到1995年猪肉消费量增加大约8千克(1.1),并且,这种趋势还在继续。

1.2  世界总人口

 

人口(百万)

年增长率(%)

年人中变化(百万)

1950

2556

1.44

37.1

1960

3038

1.33

40.6

1970

3705

2.07

77.5

1980

4457

1.71

76.7

1990

5281

1.58

84.1

2000

6090

1.28

78.8

2010

6862

1.10

76.0

2020

7601

0.92

70.5

2030

8276

0.77

63.8

2040

8877

0.61

54.6

2050

9368

0.46

43.2

世界养猪业

19801994年间一些国家的猪存栏头数列于表1.3,与猪屠宰量有关的统计数据列于表1.4。这些数字令人吃惊的一点是在这一时期内猪的屠宰量增加了大约45%,年屠宰数量现已超过了10亿头。另一个重要的统计结果是每年屠宰的猪有半数以上产于亚洲,而其中大部分产于中国。亚洲也是世界养猪生产蓬勃发展的地区。在19801995年之间,全世界和亚洲猪屠宰数的增加分别为3.313.05亿头。非洲和南美洲的猪年屠宰量也有增加,但这些地区的猪生产量仍比世界其它地区小。在过去15年间,欧洲、北美和中美洲的猪饲养量一直保持相对稳定。然而,屠宰体重在大多数国家普遍有所增加,这使得猪肉生产量的增长速度大于猪饲养量的增长。

1.3  世界各地区的猪出栏量(百万头)FAO1995)

年份

1980

1992

1994

1995

8094年的变化(%)

世界

742 

958 

1028 

1073 

45

 

非洲

7.5 

14.6 

16.0 

16.5 

120

 

北美和中美洲

127 

127 

128 

129 

2

 

南美洲

25.6 

34.4 

33.9 

36.0 

41

 

亚洲

272 

463 

537 

577 

112

 

欧洲

236 

248 

251 

253 

7

 

大洋洲

5.7 

7.3 

7.4 

7.3 

28

 

1.4  美洲一些国家的猪肉产量(千吨)(FAO1995)

年份

1980

1992

1994

1995

8094年的变化(%)

加拿大

979 

1209 

1205 

1255 

28

 

墨西哥

1241 

820 

873 

808 

-35

 

美国

7248 

7817 

8027 

8097 

12

 

巴西

958 

1291 

1290 

1400 

46

 

智利

49 

147 

161 

172 

251

 

许多美洲国家猪肉生产数量汇总于表1.4。产量最大的是美国,其次是巴西、加拿大和墨西哥。近20年来,美洲大多数国家的养猪业都有扩大。智利的相对增长最快,在近15年内养猪业规模扩大了三倍。一些欧洲和亚洲国家的统计数据列于表1.5。除了德国以外,大多数国家的猪出栏量自1980年以来都有显著增加。其中中国的绝对和相对增量最大。

1.5  欧洲和亚洲的主要猪肉生产国(千吨)(FAO1995)

年份

1980

1992

1994

1995

8094年的变化(%)

中国

11704 

27488 

33835 

36642 

213 

越南

323 

730 

907 

957 

196 

丹麦

953 

1370 

1521 

1540 

62 

法国

1775 

1859 

2116 

2156 

22 

德国

4393 

3747 

3550 

3602 

-18 

意大利

1075 

1342 

1320 

1350 

26 

荷兰

1142 

1585 

1677 

1755 

54 

西班牙

1115 

1916 

2125 

2084 

87 

英国

929 

970 

1032 

1016 

1.6  一些国家的猪存栏数(千头)(USDA1996)

年份

1991

1995

变化  (%)

加拿大

10172 

11671 

15 

美国

54416 

59992 

10 

巴西

32550 

31338 

-4 

俄罗斯联邦

38500 

25000 

-35 

中国

362408 

414619 

14 


猪肉国际贸易量占世界年总产量的3%以下,这样一个比例在各种肉类中居中等水平。主要的猪肉进口者有日本、俄国、香港、韩国和美国,(1.1)。主要的出口者有台湾、丹麦和荷兰(1.2)

1.1  主要猪肉进口者

1.2  主要猪肉出口者


虽然国际贸易额不大,但贸易主要集中在一些价格高的分割肉上,如:眼肌和腿肉。猪肉出口确实有价值,它可增加生猪原产国养猪生产者的收入。猪肉出口交易量很有限,市场竞争很激烈。在有些国家整个养猪业生产都是为了供应国外市场。荷兰和丹麦将他们生产的猪肉的一半以上销往国外。如果没有出口市场的存在,这两个国家的养猪业就必然会缩小。因此,丹麦人和荷兰人在国际猪肉市场中非常有竞争力。象美国等一些其它国家出口量也不小,但占总产量的相对比例却不大。

猪肉出口量的增加是生猪需求量增加的一个原因,这是无可非议的。但是,猪肉的国际贸易额很有限,并且猪肉的国际市场竞争很激烈,所以,大多数国家的养猪业可能将他们产品的绝大多数用于供应国内市场。

廉价猪肉生产的必要资源

养猪生产并不是随机产生的,而是由于它能将不同的资源加以适当利用而产生出经济效益从而发展而来的。从历史上看,猪被用来将人类废弃的可食副产品和废物转化成为人类可食用的脂肪和蛋白质源。由于猪的消化系统和人类的相似,并且猪和人都是杂食性的,所以家庭残羹剩饭是猪的良好养分来源。在这种情况下,成功的养猪生产所需的主要资源是现成的饲料供应。大多数家庭都能提供这种资源。养猪生产就是在大多数(非全部)家庭都自己养猪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集约化生产是当今养猪业的典型形式。在美国中西部集约化养猪生产的发展有些与谷物和油料作物籽实产量,尤其是玉米和大豆的产量的增加相伴随。玉米和大豆品种的改良以及农业生产技术的发展使其产量提高,从而导致这些饲料的价格低廉而用量增加。农民们发现用自己的玉米和大豆养猪比在自由市场上出售这些玉米和大豆所获的收益更大。这使得养猪生产紧紧地与谷物和油料籽生产联系在一起,而且养猪和种田常常是同时进行。这样,在美国的中西部和其它地区的养猪生产从历史上看是家庭农场的一个部分,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现代大型养猪生产不再与区域企业和谷物生产联系在一起了,但从理论上讲它可以在世界的任何地方进行。前面已经讲到了一些具体国家养猪业生产规模的变化,大多数养猪企业也在结构上经历着巨大变化。养猪生产者和养猪企业的数目减少了很多,而单个企业的饲养规模却在增大。美国养猪业的结构变化情况说明了这一点。养猪场的数目从1975年的大约70万个下降到1996年的16万个左右,而在同一时期猪群的平均头数却有了相应的增加。最使人吃惊的是超大型养猪企业数量的增加。这些大企业拥有的母猪达上万头。据最近调查数据估计,1996年美国40个最大的养猪企业拥有170万头母猪,大约为全国母猪总数的三分之一。其中最大的一家猪场养了25万头母猪。另有五家公司母猪饲养量超过10万头。这些大型企业的增长速度也是超乎寻常的。在1995年到1996年,美国前40家最大企业的母猪拥有量从147万头增到174万头,增加了大约25万头。总的来说,大多数国家的养猪生产结构都已发生了类似的变化。但这些变化都没有美国的变化那样巨大。

一个现代养猪企业要成功就需要一系列的资源,这些资源的可用性决定着未来养猪生产和整个行业的活力。养猪生产所需的这些资源包括资金、饲料、水、气候、市场容量、技术、人员和土地。另外,在任何情况下政治和法制环境将影响养猪生产的竞争力。

资金

和任何其它行业一样,养猪企业的兴建和发展都需要资金的支撑。养猪生产资金的传统来源是银行贷款和政府拨款,在很多国家一直是这样。然而,现在新养猪企业有了非传统的资金来源。从前的农业企业是没有这样的投资。这类资金来源包括筹资协会、保险公司和补助系统。这样的资金可在世界范围内筹集。若任何投资都得到可在接受的回报率,资金将不会是限制大多数养猪企业发展的因素。

饲料

饲料是养猪生产所需的最主要的成本源。一般饲料占一头猪生产总成本的60%80%。现代养猪生产大部分是以利用谷物和油籽粕为基础的。因此,正如前面所讨论的那样,养猪生产更传统地集中在了世界上这类饲料的供应充足而价格低廉的地区。有了来源丰富而价格便宜的自产饲料,就使得一些象美国中西部那样的养猪者比那些必须花高价用于饲料运输的地区的养猪者有更优越的竞争力。

然而,养猪生产也可以在谷物和油料籽实生产区以外的地方进行。荷兰就是一个例子。荷兰生产的谷物和油籽即使有也很少,但它却靠进口饲料经营着巨大的养猪业。另外,美国养猪生产相当大的一部分已从中西部的玉米带移到了北卡罗来纳、俄克拉荷马、科罗拉多和犹他等州。这些州必须从其它地方购入饲料。与中西部地区相比,这些州的饲料成本较高,但生产者可从其它方面补偿这方面的不足以保证他们的竞争力。

谷物和油料作物籽实的国际贸易额很大,国际农产品市场上交易的农产品很多。世界各地的养猪生产者都可以以原售价加上运到消费地的运输成本的价格买到玉米和大豆粕。大规模运输的发展降低了饲料的运输费用。例如,美国中西部生产的玉米和大豆被运到密西西比河装上驳船运往新奥尔良,然后再装上大货船运往世界各地。在粮食生产区的养猪生产者仍然在成本上具有优势,但这种优势不象以前那样大了。在不生产粮食或生产粮食很少的地区中猪饲养量的增加已证明了这一点。

这种资源常常被认为是无所谓的而被忽视。但是,充足的优质的水源是大规模养猪生产的必要前提。水通常限制了世界一些干旱地区的养猪生产。另外,水质不佳会大大降低猪的生产性能并增加生产成本。在许多情况下,有丰富的地表水水源可被利用;在没有地表水源的情况下,地下水就是唯一的水源,必须打井才能得到水。用水量的增加使一些地区的地下水位下降,从而引起了人们对水的担忧。将来水源很可能是决定猪场位置的主要因素。

销售

象其它生产部门一样,市场销售情况将决定对猪的需求量及猪的价格。离屠宰厂近的养猪者在这方面就有优势。一般讲,屠宰和肉品加工厂都建在人口分布稠密的地区,以便于猪肉的销售。将猪的生产、屠宰和加工都远离人口稠密区也是可以的,但这可能增加生产成本。

近年来,世界许多地区的屠宰行业结构上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数目不多的一些大公司起着主导作用。此外,许多小型屠宰厂业已关闭,取而代之是几家大厂。在美国,多数大型屠宰厂都具有每小时屠宰1000头和每星期屠宰80000100000头猪的能力。行业结构的这些变化使得大屠宰厂的设施增加,收猪的区域和猪场间的距离加大。这样使养猪场到屠宰厂的运输增加了成本。在有些情况下,对于那些距离远的猪场,尤其是小型的猪场,运输成本增大仍是一大劣势。

出口市场的问题前面已讨论过了。看来养猪生产国离出口市场较近时则养猪者会有一些优势。他们将产品运往市场的速度快,运输成本低。目前,猪肉的两个主要出口市场是日本和韩国,主要的出口国是荷兰、丹麦和美国以及台湾地区。他们正在为进入出口市场而进行着竞争。中国从地理位置上看有优点,能比其大多数竞争对手更容易地打入日本和南韩的市场。在沿中国东海岸一带的养猪生产尤为如此。他们可很快地将产品送到港口再运往海外。

技术

养猪生产具有迅速利用新技术的历史,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行业。近30多年来所实现的产出水平重大提高就证明了这一点。毫无疑问,科学技术的发展速度在加快,对所有养猪生产者和养猪行业的主要挑战就是如何跟上这些时代的变化。一个建成的企业要跟住技术的新发展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它牵涉到设备和设施等固定资产。新猪舍的使用所限为10年至20年,很快便显得过时,不如新设计和新措施有效率。实践证明,“多点式”生产体系与“一点式”生产体系相比,能提高生产效率从而降低生产成本。与已建成的企业相比,新建和扩建的企业购买设备和技术设施方面容易得多,这些设备和设施使企业更有竞争力。这是就美国的养猪生产从中西部一些州移向北卡罗来纳等地的一个原因。大部分中西部养猪企业都是在本世纪七十和八十年代兴建的。虽然这一地区的养猪企业有廉价的饲料,但这并不足以抵销设备陈旧造成的缺陷。

养猪业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由谁负责未来的技术开发。从历史上看,一些新技术措施的开发研究是由政府拨款资助,而由大学和科研院所来承担。研究的信息公开发表,所有企业都无偿使用。换言之,任何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去获取这些技术信息。技术宣传推广机构的开支政府拨款,这些机构则负责将有关技术信息传送给生产者。

这种情况现在变化很快。大学层次的研究越来越集中到比较专门和比较基础的研究上。大多数国家都已削减了应用研究和技术推广服务方面的开支。而一些大的商业公司现在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应用技术的开发研究。这样,最终的结果是技术和信息仅被限制在那些对其研究进行投资的企业和组织内部。生产者将通过购买的方式从有关的公司得到开发的技术。这些变化对竞争有很大的潜在影响。一些大的企业组织有能力投资开展它们自己的独立研究项目。他们有潜力开发技术以降低他们的生产成本和提高产品质量。与一些小型的独立生产者相比,大企业可能具有一些优势。

人员

可以说,一个成功的养猪业所需的重要资源就是大量的受过良好教育和高度培训的人员作为大规模养猪生产所需的劳动力。从历史上看,饲养场是家庭农场的一个组成部分,愿意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下一代人可以继承这部分产业。在大多数国家这种情况在发生很大的变化。猪场规模的增大和数目的减少意味着具有养猪经验的农民的子女很少能进入到这个行业里来。结果是一些非农民出身的人充实到养猪行业中来。吸引企业技术发展所必须的人材,仍是养猪业未来发展的重大挑战之一。制定适当的教育培训方案,为企业预备新员工和培训在岗员工是本行业另一项相当重要的工作。

土地利用

集约化猪场的设施不需要占用很大面积的土地。一个几千头母猪的猪场可建在几英亩的土地上。可是,猪场的粪便一般都用于肥田。如果用这种方法处理粪便就需要大面积的农田。一般推荐,100头母猪加上它们的后代养到屠宰体重所产的粪便,按土壤类型和耕作方式的不同,需4080公顷农田。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可用于粪便处理的土地面积是决定养猪企业的规模和位置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时这还影响企业的竞争力。

气候因素

在野生状态下猪所处的自然环境是温带林地。猪所需的适宜温度较高,而保持生产性能最高和摄入饲料最少所要求的温度变动范围很窄。在这个温度范围以外猪也能生存,但生产力水平和生产效率将相对下降。将猪进行舍饲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给它们提供一个最适的气候条件,减少或消除温度对其生产性能的影响。这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在那些非常热或非常冷的地区,隔温的圈舍和舍内冷却或采暖设备的成本是相当高的。所以,在世界气候暖和地区的养猪企业其圈舍的成本一般较低,而且用于控制环境的能源消耗也少。有人提出养猪生产应迁移到世界上那些温暖的地方去,那里房舍成本最低。但是,热环境会大大地降低猪的生产性能水平,这是这类地区养猪生产的主要缺点。

政治和法制环境

政治和法制环境对养猪生产的影响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反面的,并且它还会影响生产成本和企业的竞争力。适宜的政治气候可为企业的兴旺创造环境条件,而不利的政治环境往往导致控制和限制生产活动的法制的实施,从而增加生产的成本。法制直接影响养猪生产的例子很多,其中包括控制工资率和就业的其它方面的劳动法。一些欧洲国家有福利法限制或完全禁止一些普通的生产活动和房舍系统。在世界许多地区,对大型养猪生产造成的环境影响相当关注,猪场的规模和位置以及它们的粪便处理都是通过法制来控制的。这样的法制增加了生产的成本。政治对养猪业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行业的政治力量。在发达国家中,从事农业生产的人数一般较少,从事养猪生产的人更少,养猪业的政治地位比较低。

基础设施需求

对于一个有效的猪肉生产系统来说,还有一系列其它方面的需求,其中包括有效的交通运输系统。具有良好的道路、铁路或水路确保原料向生产区运输、生猪向屠宰厂的运输以及猪肉向销售部门的运送,是不可缺少的条件。另外,利用冷藏可大大延长猪肉产品的保质期,扩大销售区域。在有的国家,商店和家庭缺少冷藏设施,这极大地限制了猪肉的销售。

相对生产和经济效益

单个国家养猪生活的相对生产效率和经济效益的精确数据是无法得到的。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可用来相互比较的数据,货币不同的国家很难进行生产经济效果比较。政府对饲料成本和肉价的支持对市场价格会有很大的影响。

从前面的讨论可以清楚地认识到,没有一个国家或国内地区在养猪生产所要求的各个方面都具有优势。例如,美国中西部可以说饲料成本最低,但那里的企业老化,而且人口密度较高,这又限制了新场的兴建和老场的扩建。在这些方面表现出了那里的缺点。从历史上看,西欧的企业技术以展处于领先。但它们的缺点是可用土地地少,劳动力和饲料价格高、与环境和动物福利有关的法制严。

另外,某些地区的企业可采众家之长来弥补自己在竞争上的不足。例如,在生产成本很高的国家中幸存下来的生产者和企业一般生产效率都很高,这样就能保持他们在成本上的竞争力。从最后的分析看,也许决定一个企业未来发展的根本因素是当地的人民和他们支持的程度以及他们对养猪生产的态度。

CopyRight 广州市猪王饲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